和记app

和记app

和记app

【艺术长廊】:画道之中 · 水墨为上

日期:2020-01-02 19:13

山水画是在南北朝得江南风景之助,有了进步。专门山水作家,有宗炳、王微等。山水画论方面,也有宗炳的《山水序》,梁元帝的《山水松石格》。

吾国正式的艺术批评到了南北朝时才有。南齐谢赫所著的《古画品录》,可说为吾国艺术批评的正则。原来谢赫是吾国有名的画家,轻当时以神气逸气取胜,一变风格,而趋于纤巧。然纤巧中有独具精神,为一时导领。他并在古画品录中定有六法,以为批评绘画的标准:

(一)气运生动,(二)骨法用笔,(三)应物象形,(四)随类赋彩,(五)经营位置,(六)传移模写。他第一法的气运生动,永为中国绘画批评的最高准则,亦即艺术上的最高基件。

吾国在此时代的艺术思潮,已到此等地步,我们不能不惊异地颂赞了。兹将南北朝和隋两代的绘画概况列表如后:

唐代因为治平之时较久,在太宗玄宗的时候,内修政教,外宣威德,西域南夷之来庭者众多,文艺宗教之焕发,达于空前的境地。即以绘画而论,伟才辈出,杰作众多,正如名卉异葩,毕罗瑶囿,蔚为大观,实为我国绘画史上最盛的时代。

唐代政教的改革,自始即有显著的痕迹,惟有绘画上的变化则最为迟缓。故唐代的画史可分三个时期来说:自武德到开元以前为初期,当时的作风,是继承六朝的余绪,技巧上虽稍有进步,然犹未能别开蹊径。作品多以细致艳润为工;道释人物,可谓臻盛,山水虽已有相当成功,但尚未能重视。自开元到天宝间是中期,亦是整个唐室最盛的时期。那时一般绘画作家都非常厌弃前朝的细润作风,同时受了域外新奇的诱引,于是别开生面,摒弃细润的作风而趋向于雄健超逸之一路。

唐·阎立本·《步辇图》梁·萧绎·《职贡图》北齐·娄睿墓壁画花鸟画亦渐露头角。名匠辈出。炳若列星,可谓极人文之盛。德宗以后,则为后期:人物、山水、花鸟,虽然没有特殊的进步,但作家都能各专一长,以相夸美;人民知道绘画之可宝贵,鉴赏之风,于焉大开。整个唐代的绘画,无论人物、山水、花鸟,及其他杂画,往往图在寺院内的,所以和宗教是有着密切关系的。

唐代画家,大都聚精会神于山水画的艺术。唐人的山水皴法,大都皆如铁铁线,人物衣纹画线,也大略相似。然晋画故实,唐布新题,虽李思训的《仙山楼阁》,王维的《江山雪霁》与顾恺之《清夜进西园》,陆探微的《古圣贤像》,各有所异,而阎立德画《东蛮谢元深入朝图》,立备弟立本写秦府十八学士,凌烟阁功臣,是画时装,即新题的证据。

“智者创物,能者述焉,非一人之所能也。君子之于学,百工之于艺,自三代历汉至唐而备矣。故诗至于杜子美,文至于韩退之,画至于吴道子,古今之变,天下之能事毕矣!”这是苏轼跋吴道子的画语。宋人以这种眼光看定中国文化到了唐代已臻极盛,这确是一种英雄史观的见地,是很合理的。

吴道玄以不世的天才,为一代开山之祖,后人称他:“笔法超妙,为百代画圣。”曾作《地狱变相图》,无青鬼赤鬼,画有阴惨之状。一时京都屠沽渔罟之辈,见了惺罪改业的不少。

又在平康坊菩萨寺东壁上,画佛家的故事,笔迹劲挺,如磔鬼神的毛发。天宝中,明皇忽思蜀道嘉陵江三百里山水的优美,令吴道玄图于大同殿的壁上,一日而毕,一时叹为多方面敏捷的奇才。

此时的山水画给吾人以多方面的观照,因为这时作家,各各发挥独特的精神。自吴道玄一畅其源流以后,李思训一派的工整,王维一派的秀逸,张璪、王洽一派的泼墨,在意境上、技巧上,已分道扬镳的了。

李思训是唐的宗室,曾为左武卫大将军,所以时人称他为李大将军。他作山水,神速不及道玄,而工密过之。善用金碧辉映,成一家法,为青绿派山水的开创者,称“山水北宗之祖”。

王维为唐德宗时人,画山水工平远风景,风致标格,新颖特异。他受到吴道玄的影响,以超脱秀逸为上。好作水墨,对于水墨画,极为推崇。在他所著《画学秘诀》中说:“画道之中,水墨为上;肇然之性,成造化之工。”他的艺观,也可见一斑了,称“山水南宗之祖”。

上述的是唐代的几位领袖画家,也是后代绘画发展的前锋,在我国绘画史上是占着重要地位的。

唐末五代的时候,有荆浩,摘唐人之特长,蔚为一家。当时关全从荆浩学画,有青出于蓝之誉。这两人的作品,已达圆熟与浑厚。虽属南宗而下,画风又转一枢纽了。

荆浩,河南人,自号洪谷子,长山水。尝与人说:“吴道子有笔而无墨,项容有墨而无笔,吾采二子之所长,自成一家之体”。撰《山水诀》一卷行世。

荆浩画法,世人说他有开先顾后之功,皴钩布置,使后学者,得有由径。不惟关仝师事之,实为百世的宗师。他善画云中的山顶,屋檐皆仰起,而树石多是粗大的,思致高深,骨体夐绝。他曾自作诗说:“笔尖寒树瘦,墨淡野云轻。”

关仝,长安人,山水脱略毫楮,笔愈简而气愈壮,景愈少而意愈长;善作秋山寒林,村居野渡,见者如在灞桥风雪中。

五代的花鸟画,因佛老思想的关系,在唐代边鸾等启其端绪,到五代已大见发展,作家有徐熙、黄筌,为唐代花卉画的大师。

徐熙,江南名族,画花卉和蜀的黄筌齐名,长花竹、草木、虫鱼等类。当时画花果者,概用色粉晕染,熙独先以墨色写枝叶蕊萼,然后稍和色彩,而超脱野逸之趣,则盎然纸上。从他风格的,有其孙崇嗣、崇勋、崇矩及唐希雅、孙忠祚等。黄筌,四川成都人,长花、竹、翎、毛等的写生,尽得神情,成古今规式。画法概先钩勒,后再填以五彩。所画花色,宛如含露初放,极有生意,但设色极富丽,与徐熙的野逸清淡,绝不相同,故世人有“黄筌富贵,徐熙野逸”的话。其他名家如曹仲玄、贯休等,均擅长道释画。

中国绘画到了宋代,其情形与前代迥不相同。一切道释的人物画,渐就衰退,这种情形,在南宋尤甚。宋代的绘画题材,偏于花鸟山水,而一切制作,都与文学互通因缘,所以宋代的绘画,可说是我国绘画的文学化时期。

我们现在从山水画说起。山水画自从五代的荆浩、关仝崛起后,转辗变化而达于高古浑厚的气象。到北宋,画家董源。李成、范宽等承其遗风而发挥光大之。所以他们被世人称为北宋三大家。这三家都是嗣响于荆、关的,不过他们的布景和用笔,各各不同。董源的水墨极类王维,他的山水可分二种:一种是水墨矾头,疏林远树,平淡幽深,山石都作麻皮皴;一种是着色的,皴文不多,用色甚淡。后起的僧人巨然、刘道士等,皆传其衣钵;

五代·巨然·《万壑松风图》而米氏落伽的手法,实由此脱胎;还有江贯道亦是宗于他的。但其中之为董源的正传乃是巨然。巨然少年时的作品,多作矾头,老年时的作品则趋平淡,岚气清润,积墨幽石深。得其法的有僧人惠崇,由惠崇又传给僧人玉涧。李成惜墨如金,好写平远寒林,其画雪景,峰峦林屋,都是用淡墨的。而水天空处,全用粉填;而山水位置,颇有远近明暗之法。他的弟子中著名的有许道宁、李宗成、翟院深等。其他私淑他的书法的,在当代名家中,有郭熙、高克明等。但是在成绩上看,郭熙可说是获得了李成的正传的。郭熙所作,多重山复水,云物映带,笔壮墨厚。当时画院的众工,竞效其法;后起的杨士贤、张浃、顾亮、胡舜臣、张著等都受他的薰陶的。范宽初时是师事荆浩的,但他颇醉心于李成;后来舍弃旧习,师法天章;好作崇网密林,用墨深重。

宋代米氏的云山,在画史也很重要的。他远仿王洽,近学董源,喜用积墨写,满纸淋漓,天真焕发。他的儿子元晖,略变父法,但气满神真,自成一家。绘画中的云山,到了米氏,又起了变化,所以世人常称米氏云山,大概因为这个原故。

南宋的名家有龚开、燕文贵、郭忠恕等。燕文贵不师古人,匠心独造;他的山水,当时称为燕家景致。郭忠恕以宫室画著称。本来宫庭画不易工,作者往往以束于绳墨,笔墨难逞,稍涉畦畛,但人庸匠,所以唐以前,不闻名家。郭忠恕以伟俊奇特之气,辅以博文强学之资,不为规矩绳墨所窘,可谓古今绝艺。燕文贵和郭忠恕二人,各立门户,与董、巨等不相系属的。

北宋山水画的流派,大略如此。自郭忠恕的绘画,综论其整个的趋势,实是偏重于王维的破墨的一派,即是所谓南宗。但这南宗的作家如赵伯驹、李唐、刘松年、李嵩等,后来蔚成画院派。他们的笔墨注重细润,色彩采用青绿,通常称为院体画,其实是盛行李思训青绿的一派。这便是北宗。北宗其他的作家有萧照、陆青、高嗣昌、阎中等。其他马远、夏珪辈,都师事过李唐的,但他们的作风苍劲,显然受了董、巨、范、米等人的陶染,而合南北二宗为一道。山水画到他们二人之手,已经是起了一变了。宋代的人物画可分道释人物画和非道释人物画二项,但没有山水花鸟之多惊人。

花鸟画自从五代徐、黄竞兴,分门扬辉,燥然可与人物画争衡。人宋以后,因玩赏绘画之风大盛,致花鸟画并山水画益复向荣。初期著名作家有南宗的徐崇嗣,北宗的黄居审。此二人均有很大的势宋·马远·《水图》力,受其影响者很多。后来有崔白、崔悫兄弟及吴元瑜等人出,至此作风起一大变化。

温馨提示:大家艺品发布内容如有侵权,请后台联系我们,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或撤销,我们希望在资源共享的同时,与您共同维护互联网的良好生态,谢谢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

相关阅读:和记app